今天是 欢迎来到中共孝感市委老干部局!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老干部工作 > 孝感夕阳红 >  正文

我家门前那条路

责任编辑:段桂珍 文章来源:中华孝德网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07日 点击数:
汉川市杨林沟镇退休干部  段桂珍
       改革开放以前,我家门前就有一条通往西江乡的路。其实那不是路,准确地说是阡陌田埂。村里人从这里去西江街赶集,为必经之道。这路具粘土性质,真正的“晴天一把刀,雨天一团糟”。天晴的日子,高低不平,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下了雨像热锅麻糖,黏得雨鞋都会拉脱。村民们赶集要起早床,路两边的杂草露水欲滴,行走的人膝盖以下都会打的透湿。这条路我从上小学到高中毕业,整整起了12年,如今闭起眼睛,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1978年12月,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召开,根据邓小平同志的意见,决定把党和国家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1984年乡党委根据农村丰收了,农副产品运不出去,农药化肥运不进来的实际,意识到“要想富先修路”的道理,决定从打雁修一条路直通西江,这根红线划过了我家门前那条路。村民们热情很高,日夜奋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一条宽15米左右的土路修起来了。晴天可以通板车、拖拉机、汽车,雨天就都不行了,老百姓说这是一条“坑人路”,乡长说这叫“晴通雨阻”。这一年,我从村民办老师调到乡里任计划生育干事,有编制无商品粮户口,吃粮从家里背,老百姓叫“揹袋子干部”。有一次在乡里开完会,骑自行车回家拿米,出发的时候万里无云。走到半路,突然黑云密布,狂风大作,下起盆泼大雨。还来不及采取措施,浑身湿透,自行车的雨板塞满了黄泥巴,用树枝折不下来,用手抠不掉,不过500米左右的距离,就是到不了家。雨很快就停了,邻村一位青年路过此地,我在路旁代销店买了一包“圆球牌”香烟,请他帮忙背回了家。
       1990年,县里大办交通,要把这条泥巴路改造成晴雨通石子公路。按造价县交通局向上争取三分之一的补贴,地方财政再出三分之一,农民以劳折资算三分之一。老百姓都说,这么好的政策,不修白不修,只要乡政府开口,我们豁出命来干。就这样,不到三个月时间,这路变了样,晴雨都能通车。就是有一条,天气晴长了,路上的行人睁不开眼睛,司机满身尘土。有一次我骑摩托回家,路遇一个运输车队,起码10多辆,每一车后都拖着一条灰色长龙。我呢,超前吧走不赢;停下吧吃灰,后退也吃灰。回到家里,女儿说:“妈妈,你的眼睛呢?”逗得我捧腹大笑了一场。
       1996年汉川撤县建市,修了新北(武汉新沟至汉川北河)一级公路,把107国道与宜黄(宜昌至黄石)高速公路连接起来,我家门前那条路作为新北公路的支线,升级为水泥硬化路面了。党的十八大以后,沪蓉高铁开通,设了汉川南(马口)站,北又有武荆高速公路建成,设有汉川站,新北公路因此获机遇,拓宽升级为24宽4车道的国道。我现住汉川市城区,要加老家,坐上女儿的私家车,路面平衡,视野开阔,风不吹,雨不淋,半个小时就到了。一路上透过车窗,看到农村新貌,实在的愜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