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澴河故事——“四叹”老澴河

作者:苏格拉迪 来源:原创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2日
       县河盛时船三千,漕运航运了然断。船民转折多少事,挂一漏万长唏叹。旧时漕运,是朝廷利用水道调运物资的一种官办船舶运输。这种物流方式,曾在湖北孝感老澴河长期流行。上个世纪50年代,孝感地区所辖13个县。各种物资,包括粮食、盐业等大宗物流,在公路运输不发达的年代,都必须通过老澴河航运进行交流送达。
航运,由人、船、道三大要素组成。其中船民是主体;船只是客体;航道是载体。1959年老澴河在河口筑堤后,水源切断,航道阻断,兹后40年,孝感航运,经营性质分别由个体转集体,又由集体转回个体;船民合分聚散,或进进出出,或大进大出;运输工具由小船变大船,由木船升级铁船,从拥有千百条船,到最终一无所有,走过一条盛极而衰,让人嗟叹不已的历程。

       1、感叹——上个世纪50年代,以老澴河为核心,孝感航运发展至顶盛,竟拥有三千船民三千船的浩大队伍,一次性装载总量,在两万吨左右。自1956年春伊始,在三年时间里,孝感航运先后组建过船运互助组,水上合作社以及航运人民公社。水上合作社,组织机构已十分健全:有主任李昌春,妇联主任马文秀,干事张传清。船队干部柳风廷、李毅芝。航运管理站,有李进民、张建威、张云、李云阳等人具体负责。合作社下面,设有一、二、三、四个分社。其中一社属于城区居民,有100多条船。而四社,主要由非城镇户籍的船民组成。
       船民一年四季走四方,是流动性比较大群体。孝感水上合作社的进入、退出,尚开放较自由,既有外地船民不断加入,也有本地船只、人员,流动到云梦、钟祥、武汉等地。建制性一平二调,大进大出,在集体经营初期发生过两次。一次是1958年,六吨以上船只、人员,全部调往应城,六吨以下留孝感。三年自然灾害之后,主要是1962年,为减轻国家负担,船民大部分下放农村。
       三军台有70%的村民,曾在老澴河从事船运。孙勋亮先生,出身该村船运世家。1958年携船调往应城,四年后举家返回原籍。当年遣返三军台,单位只发两个月粮票。他们全家先借住在村食堂,后在老宅搭篷子居住。回村务农,农活不熟。一度与堂弟合营40吨挂机大船,但三年后因航运不景气而放弃。在应城期间,孙勋亮学过船舶机械,利用所学专业另辟途径,他做过多种经营,但主管该村的农业、粮食机械时间最长。由于理论功底扎实,实践经验丰富,还给学校教过有关机械的实习课,逐步打开自己的一片天地。
       2、赞叹——1969年,与船厂合并,正式冠名孝感航运公司。旋即又与船厂分家,成立三个轮船子公司。无论是互助合作期间,还是航运公司运行时期,孝感船民的政治、思想觉悟,特别是组织化程度不断提高,奉献精神更在不断增强。抗洪救灾,全员出动,义无反顾,冲锋在前,船堵溃口,有的全家殉难。在水利工程,桥梁工程建设中,他们责无旁贷,一马当先。曾派人派船到丹江大坝奋战三年;葛洲坝修建时间长,孝感船民随叫随到。孝感境内的国防、水利工程,东起北泾嘴,西至观音岩,均有孝感船民劳作的身影。大家熟悉的磙子河一桥、二桥,其建设亦有孝感船民洒下的汗水。
       改革开放初期,经济交往快速增加,航运需求急剧上升,孝感船民,不是被称为船家,而是被地、县领导誉为经济建设的先行官。孝感航运公司经理孙汉清,在1948年,年仅12岁,即随父亲从武汉船运转移孝感,从学驾驶小船开始,通过考试获得船舶驾驶证,能在大河里自由驾驶百吨大船。打破大锅饭,率先吃螃蟹。孙汉清第一个承包大船,自己收入一度颇丰。组织上启用能人,1988年聘他为孝感航运公司经理。他为公司披肝沥胆,呕心沥血。在他的谋划和努力下,运营绩效攀升,公司快速扭亏为盈,且在缴纳税费,偿还贷款方面,连续数年在全区同行业中排名第一。1998年他当选区人大代表,这在孝感船民中,既是空前且是至今唯一的。退休之后,他还为船友安置,特别是退休保障四处奔波。
       3、慨叹——1999年,孝感航运公司解体,人员分流单干,有关机构全部撤销。分流单干时,木质船舶全部退役,25条250吨的机动铁驳船,全部变卖。有的转售给船员个人,有的转售给外地航运。杨太平拥有二级船长证,可以驾驶千吨以下船只,拥有在长江水系,包括安徽、江西、两湖及长三角内河航行的资格。他安全航行15年,被省航运局授旗表彰。解体时,连人带船,一同“卖给”云梦航运公司。老杨13岁随长辈跑船,船上业务,样样精熟,他还有水下换气的绝技。在江河湖泊里遇险,他靠这个绝技死里谋生。他有志同道合的伴侣,好船嫂冯竹梅。他俩在船上相恋、结合,以后相依相伴,风雨同舟,一同度过数十年船上生涯。八位同年船长中,老杨是最后一个离船者。他们的下一代,有佼佼者考上一级船长,月工资现在万元以上,但他们的工作,跟老澴河已没有直接关系,因被省级航运公司聘走,都在大江大河上掌舵航行。
       由于高风险的职业习惯使然,船民不仅是颇能吃苦的群体,而且是适应形势变化,应对时势变更能力超强的群体。航道没有了,船只售卖了,人往哪里去?除380多名老船民安然退休,其他大部分人都上岸另谋职业。近20年来,孝感船民转业改行,在城区多个部门,尤其是在邻近的交通、运输和建筑行业就业的比较多,有的人干得风生水起,有的则成为行业翘楚。
       4、喟叹——大航运,并没有终结;孝感港,还依旧存在。作为黄金水道,老澴河曾经东出滠口,西达云梦、应城、安陆;北上孝昌、大悟、广水与随州,南下汉江,可谓四通八达。晨奔姑嫂树,暮归文昌阁,载货送汉口,一日一来回。因为围垦造田,筑堤设闸,导致航道堵塞,前述这些,都成了往昔的回忆。老澴河航运,起落曲折乃至最终消失,确实有人发牢骚,其中最为迷越的说法是:1959年老澴河断源截流,把地脉打断了。不仅老澴河没有水源,连澴河、府河里,水量也在逐年减少,以致航路不畅。
       衰是兴之始,苦为甜之因。为补充调查,笔者日前专程造访老澴河曾经直达的汉江。在汉川城隍潭水域,看到那里不仅有大量的渔船,而且还有千吨巨轮穿梭其间。据专家介绍,水运成本只有陆运的十分之一,航运还是有其市场优势的。

注:老澴河又名县河,高德等地图就是这样标识的。本帖照片的黑白处理,得到张豫华同学的帮助。
    (编辑:双峰翠竹)
    免责声明:

    本网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等,均属公益,转载上述内容均需注明《孝德网》或原出处。 联系电话:0712-2856409  投稿邮箱:xg996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