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条路,通往人的内心1

作者:鲁焰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1日

  一

  我像每一个寻常片段一样,走进了阿合提尔特克村。

  这个遥远的村庄,我飞了一个半小时,又车行五个多小时,一路颠簸,才抵达。

  疲惫的我,目光掠过新疆阿合奇县这座村庄的时候,大片黄色的泥土,小片绿色的树木,是这个山村的颜色。

  沿着弯曲的村道,探访村民的家。路上偶尔碰见的女人,想不到,都穿鲜艳裙裾,老远就从这个村庄黯淡的色彩里显现出来。

  此刻,我们路的前方,一个女子穿着鲜红的连衣裙,远远地出现了,向我们走来。她的红裙子质朴而耀人眼目,我离得老远就使劲盯着她看,她也看着我,有些羞赧地扑闪着眼睛,及至擦肩而过,我冲她笑了笑,她也冲我面露笑意。单调的村子里,她的红衣裙,像一团火苗,跳动着。一定也像一个不灭的希望,燃在她的心里吧?那红色,注入我心,我忽然感觉脚步有了力量。

  沿着这条道路,我们走进一户人家,这位孤寡老妈妈,抚养着一对孙男孙女。可以想见,家里没有一个劳动力可以在土地上有力地刨食,生活会是怎样的光景。

  令我有些想不到的是,老妈妈穿的花衣裙,竟然是鲜绿底子点缀粉红大花朵,色泽悦人眼目,正好映衬她那张溢满欢乐的脸庞;垂下来的两根辫子,又使她添了些动人的风情;近看,衣裙上其实粘了土和斑斑点点的油污。但这丝毫不减衣裙的美丽。我们以为老妈妈会满面愁容,其实她一直爽朗地笑着,即便是诉说家里的生活困窘。生活的重压,对她而言早已习以为常,也终究会过去。她的脸上满是皱褶,好看的裙色却压低了那些皱褶,而将一种明朗的神采飞扬了起来。

  十来岁的孙女出来了,很瘦小,穿着碎花裙子,梳着一对小辫,怀抱一只瘦小可人的小狸猫,她的奶奶诉说的时候,她一直出神地逗弄怀里的小猫崽,一脸安宁,仿佛这生活的困境与她家并无干系。我猜想,一定是祖母的心态熏陶了小女孩。

  老妈妈说笑着,我被那笑容感染了,一种明快、达观的光亮,也照在我身上。

  我又走进另一户人家,他们的家,听说是村子里最后一个泥巴屋。泥巴糊成的房子,只一间,四周无窗户,头顶上开了一个小天窗。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到处都被烟尘熏染,但主人的大炕上却铺着红花毯,虽然廉价,却标明了居住者的态度;一个木碗柜也用红花布装饰起来,家里的老妈妈同样穿着大花朵的裙子,一起将这个家的基调提到一个高度上。

  接着,我来到了距离这个村子近千公里的另一座村庄——阿图什市园艺场村。我遇见的村民依力木汗·毛拉孜,种菜的时候喜欢唱歌、写诗。见我惊奇,她的大眼睛扑闪着,面露羞涩。她觉得种菜与唱歌和写诗,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没什么可大惊小怪啊,不都是生活的一部分吗?当她在地里干活,看到那一大片菜苗绿绿的,她的情绪变得高昂,她就会情不自禁地唱起歌来。看见那些土豆花、茄子花,开得那么美,一股热情直抵心口,她也会提笔写几句诗歌。虽然今年种菜的收入比去年少,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明年说不定就又赚回来了。每天的日子,她安排得有滋有味:早上,先去放羊,让她的十二只羊从七点溜达到九点钟,羊吃饱了,进圈了,她再去地里种菜,日头开始火辣的时候,她就躲进阴凉的家里,做饭吃,香甜地睡一觉,到下午六点,天气变得凉爽了,她也蓄足了精神,去地里继续干活,九点钟天黑了以后,回家休息。想吃肉了,就宰一只羊,想吃菜了,地里什么菜都有。日子就这么如流水般推动着她,她的心境也随着这流水般的日子坦然,快乐。

  她的诗歌是用维吾尔文写的,她没法翻译成汉语给我们听,但是,我还是被她,这个爱写诗、爱唱歌的农民,迷住了。一个人的生活过成这个样子,物质的、精神的,都有了,不就是一种理想人生吗?

  在这些村落里走,有一些光亮闪现,照进人的心里。

    (编辑:双峰翠竹)
    免责声明:

    本网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等,均属公益,转载上述内容均需注明《中华孝德网》或原出处。 联系电话:0712-2856409  投稿邮箱:xg996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