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腊月烫豆折

作者:潘兵华 来源:孝感晚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11日
        我们孝感叫 “豆折”的食物原料是大米和绿豆或黄豆,得磨成浆,再烫成薄饼折起来切。我们称之为豆折,加工它就叫“烫豆折”。
        豆折不能在天气太冷或者连阴天里烫,那样豆折会散,易成碎。得找个好天气,浸泡大米、绿豆或者黄豆。
       冬,父亲早将大木盆拿出来,浸泡一两天再洗净待用。这口大木盆直径在一米开外,半米来高,能装好几担水。我家人多,每年要浸泡一百多斤米,绿豆是生产队里自留地种的,找个小脚盆浸泡十来斤。每年浸泡大米绿豆时,父亲会称一下它们重量,大概是十比一的比例。加黄豆的豆折要比只加绿豆的豆折白,但那时烫豆折很少加黄豆,黄豆得留着磨豆腐。
        还得干净大米里的砂子,在大木盆里装一半水,母亲拿起木瓢从箩筐里舀半瓢米,借助水浪将米荡进木盆里,瓢底的米砂留着喂鸡。大米绿豆浸泡发涨后还要去大塘里淘洗一次,将大米过一道清水,漂走绿豆里的绿皮。
       将大米绿豆在盆里拌匀就可以磨浆。磨浆是很累的活,父亲和母亲一个磨一个向石磨窝里添加大米绿豆,我们太小只有看的份。烫豆折是母亲的专利,父亲负责将堂屋磨好的浆提到灶屋再烧火,我们小孩就负责端筛子,那时要请人帮忙切豆折。等我们大些,我们姊妹一大群人人动手帮忙。
       我们是这样分工的——我端烫好的薄饼,妹妹们卷摊冷的薄饼给两个姐姐切。母亲站在灶台前,一手拿瓢一手拿起蛤蜊壳舀起桶里的浆,顺手拿蛤蜊在前锅里一转一旋,白白的米浆顺着锅沿向锅底流去,母亲迅即用蛤蜊壳抹匀成圆圆的薄饼,盖上锅盖,又在后锅里如此这般。揭开锅盖盖到后锅上,前锅的薄饼就出锅了。母亲两手捏着热气腾腾的薄饼迅速地扔向倒扣在饭架的筛子上。
       我站在锅边看着母亲忙碌,等烫了四五个豆折,姐姐在外面叫嚷着,快点,没有豆折切了。天井边两条板凳上搁了两扇门,两个姐姐坐旁边切着妹妹们卷好的豆折卷。我刚将豆折圆饼倒下,母亲在灶屋喊,快点拿筛子来。人像梭子穿来穿去,我把滤米汤的筲箕找来,这样饭架上总有端豆折饼的工具。
        切好的豆折倒进堂屋的簸箕里摊开抖散,待全部弄好后搬到太阳底下晒干。烫豆折费工夫,每年烫豆折都从早晨忙到太阳快下山。中午没有吃饭,人饿得没有力气。母亲就烫几锅抹油抹盐的薄饼给我们分食,一人半个豆折饼卷咸菜很香很好吃。
        晚上,母亲将撕碎的豆折饼加大蒜炒酸菜,再煮半锅加了腊肉和白菜的豆折羹。哈哈,真的美味!干湿豆折香喷喷,水煮豆折甜丝丝,冬下吃下既耐饿又御寒。第二天,父母和姐姐们忙着晒豆折,我将卷成卷的豆折送给邻居,一家送三卷算是分享美味。
        如今每年冬下,母亲会买一些豆折,可再也吃不出当初的味道。买的豆折几乎没有什么豆子,煮不烂。父母年龄大了,买豆折只不过是解嘴馋。豆折成了我们对小时候的怀念,一种久违的味道如同回到从前的岁月。
 
 

    (编辑:双峰翠竹)
    免责声明:

    本网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等,均属公益,转载上述内容均需注明《中华孝德网》或原出处。 联系电话:0712-2856409  投稿邮箱:xg996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