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的老歌

作者:慕清词 来源:原创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11日
  看中国版的《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总令人忆起旧时看过的苏联小说和那些老歌,听着“深夜花园里静悄悄,只有风儿在轻轻唱,夜色多么好儿,心儿多爽朗,多么幽静的晚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漫步在小城郊外幽幽的林荫道上,忆念深处,我又想起了这首歌。
  是的,这种夜景应当属于那个遥远的伏尔加河畔清雅的月光,属于那种令人心神俱静的音乐。
  今夜,坐在人民广场上,不知从哪个家庭传来这支熟悉的歌曲,那极似黑鸭子组合的动情吟唱,歌声在柔情中略带甜蜜的感伤,并有一种悠扬宁静而致远的音效。我的心因为听到了一直想听的歌曲而微微颤抖。眼前是梦幻般变化着的灯光,或清新或温馨,那清亮的女声,间或听到的似乎是委婉的吉它,映射出的点点光波似乎将自己带到了蓝色多瑙河畔。
  “母亲给我一只手帕,送我上前方,在异国他乡,我常常想起她关怀的眼睛……”这是一双老母亲的眼睛,一双目送着儿子走向战场的老母亲的眼睛,一双充满着苦难和善良的眼睛。
  还有那一曲令人伤感的犹太民歌《一遍又一遍》,我仿佛看到了奥斯威辛集中营中那些绝望的眼神,很多次在电影中看到的眼神。想起了在一部描述二次大战的法国影片中,一个男孩问他的朋友-一个为躲避德国人追捕而藏在他学校里的犹太男孩: “你害怕么?” “害怕,无时无刻。”意大利电影《休战的天空》中有这样一个片断:一个犹太小提琴家战后从集中营中出来,当他在工地上劳动的时候,突然扔下手中的铁楸,激动地跪在雪地上,望着他那双颤抖着的,青筋暴露的手,绝望地喊着: “我的手,我的手!……过去我任他们糟蹋我拉小提琴的手,因为我从未奢望过要活着出去。而现在,我活着,而我的手却毁了……”站在凄冷的风中,周围这些劫后余生的犹太人看着这位竭斯底里的小提琴家,静静地看着,很多人潸然泪下。
  还有那么多的歌,我已记不得歌词,记不得歌名,只是记得自己任凭那或深沉或欢快的旋律,将我带到一个又一个场景,带给我一个又一感受。
  听着这些感动过整整一代人的经典老歌。眼前似乎掠过一个个画面,或许以我浅显的阅历,根本无法体会其中的深义,但却也深深地遗憾地感觉到,在信息爆炸的时代,在纷繁芜杂的流俗文化当中,我们不能失去一笔财富,一笔永远珍藏在上一代人心目中弥久更新的财富。
  这些歌,在我们的父辈曾经唱歌的地方,四处有抛掷的音符,歌声冻在原处,等我们去吹一口气,再响起来。
  现在有人为我们吹了这口气,歌声散落了,我仔细收拾,如同向夜光杯中仔细斟满葡萄美酒。
  流金岁月,拾起漂落的音符,也就拾起了简单的悲欢,让每一个人充分意识到自己的脆弱,实惠与温情。
 

    (编辑:双峰翠竹)
    免责声明:

    本网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等,均属公益,转载上述内容均需注明《中华孝德网》或原出处。 联系电话:0712-2856409  投稿邮箱:xg996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