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善与孝

作者:黄天芳 来源:中华孝德网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23日
 
摘要:“善”与“孝”是密切联系的,“善”是“孝”的基础,没有善心,哪有孝行?行善与尽孝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善良是为人处世的根本。在当前道德观念面临严峻挑战的情況下,弘扬向仁善、尽孝心的道德风尚有着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善心 孝行 传统美德 “善”的本义是好,吉祥,亦指人心善良,言行好,对人友善,乐于帮助人。“孝”是指孝道,对父母长辈孝顺。然而,“善”与“孝” 两种美德是紧密联系的。古人说:“大善无如尽孝,大孝莫于行善。”儒家告诫人们:人生有两件事不能等,那就是行善与尽孝。王永彬《围炉夜话》中提出的“百善孝为先”, 又将“善”与“孝”联系了在一起。 

        一、“善”是“孝”的基础。 从字源上看,“善”从羊〔1〕,是会意字,羊性情温顺和善,懂得感恩,“羊羔跪乳” 就是最好的例证。善的本质是有善心,善心是一个人好的品质,人品不好,什么都谈不上。千百年来,中华传统文化一直倡导崇德向善,孝亲敬老。然而,孝的本质是亲情回报,一个人若心地不好,没有良心,不知感恩,哪会有孝行? 良心是发自人内心的,它是人类特有的属性,也是一个人道德境界的最高体现,讲良心是中华民族道德价值的核心。历史上的人性论,都是以“善”为人之标准的〔2〕。儒家认为人性是善良的,每个人都有一颗善良的心。孔子讲“仁者爱人” 诠释了良心与爱。孟子在《孟子•尽心章句上》把良心视为一种天赋的直觉,他在《孟子•吿子章句上》还深刻论述了人的本性问题,提出了“人性本来善良”的观点〔3〕。孟子曰:“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他认为,人性向善,就像水往低处流一样,是一种自然之理;人性没有不善良的,水没有不向低处流的。当然,如果水受拍打而飞溅起来,能使它高过头额,加压迫使它倒行,能使它流上山岗,这难道是水的本性吗?是形势迫使它如此的。即人性本来善良,但人为的因素可以迫使他做坏事,本性的改变亦是这样。另外,孟子还率先给“良心” 赋予了明确的道德意义,他在《孟子•告子章句上》中说:“虽存乎人者,岂无仁义之心哉?其所以放其良心者,亦犹之于木也,旦旦而伐之,可以为美乎?…”〔3〕。这话的意思是由“常用刀斧砍伐树木还能保持森林繁茂吗”说到人的良心,即在人身上,难道会没有仁义之心吗?有些人之所以丧失了良心,就像刀斧砍伐树木一样,天天砍伐,那还能保住良心常驻吗?由此可见,人们常说做人要讲良心,重要的是必须守住良心,有良心才能成为一个好人,讲良心是对人的基本要求,也是做人的基本准则。 《围炉夜话》是清代王永彬所著,全书分为221则,以“安身立业” 为总话题,该书在我国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百善孝为先,万恶淫为首” 为第93则的题目〔4〕。“百善孝为先” 首先是要“善”, “孝”的基础是要人心地善良,有良心才可能有孝行;而孝的作用就是培养和完善人的向善品质,提升人的思想境界,以孝行天下。据《说文》解释,“孝” 为善事父母者,从,“孝” 字的构形来看,它是由“老” 字省去“匕”后,下面加上“子” 字而组合成的一个会意字,这构形说明,当人老了之后是要由儿子背着的,因而“孝” 就是子女对父母的一种善行和美德。然而人们要认识到,“孝” 的本质是亲情回报,一个人若没有良心,他怎么可能去回报亲情呢?因此,孝行的基础和前提是人要有良心。《围炉夜话》一书中讲向善的内容很多,其一有讲善是人的本性及善是需要教化的,例如第144则“天地生人,都有一个良心;苟丧此良心,则其去禽兽不远矣”;“ 圣人教人总是一条正路,若舍此正路,则常行荆棘中矣”。 其二有教人向善行善方面的,例如第82则“善是吉星,恶是凶星”; 第64则“作善降祥,不善降殃”; 第15则“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第51则“行善济人,人遂得以安全,即在我亦为快意;逞奸谋事,事难必其稳便,可惜他徒自坏心”; 第195则“人称我善良,则喜;称我凶恶,则怒;此可见凶恶非美名也,即当立志为善良”。 其三有讲对行善应抱态度方面的,例如第55则“存为善之心,不必邀为善之名”; 第138则“偶缘为善受累,遂无意为善,是因噎废食也”。 其四还有讲关于行善的方法方面的,例如第161则“求孝殷殷,向善必笃”; 第47则“求个良心管我,留有余地处人”; 第163则“为善之端无尽,只讲一个让字,便人人可行;立身之道何穷,只得一个敬字,便事事皆整”。 从上述可见,我国传统文化十分重视向善教育,人有了善良的品质,才懂得讲孝道,因此“善”是“孝”的基础,“善”与“孝”是紧密联系的。

        二、“善” 与“孝” 是传统美德。 “善”与“孝” 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早在尧舜时代,人们就讲究善良和孝顺,在我国最早的文化典籍《尚书》的《尧典》和《舜典》中〔5〕,就记载了东夷地方一位出身穷困、且既孝顺、又仁厚、还智慧的名叫舜的人的故事。传说舜在还未接替尧禅让帝位时,他的异母弟弟象,为图占家业几次要谋害他,昏庸的父亲和后母也总是偏心,纵容着象。有一次象要父亲去叫舜来修补粮仓的屋顶,当舜上梯子爬到仓顶用心修补时,象却将梯子拿走了,并在粮仓四周点了火,企图把舜活活烧死,幸亏舜将两个大斗笠系在左右手臂上,乘着当时一阵大风往下一跳,才保全了自己的性命。象看到舜没有被大火烧死,便再次和母亲商量要父亲叫舜去掏井,那口井很深,他们刚用绳子把舜吊到井底后,上面的人就收了绳索,后来象又叫人往井里扔了许多大石块和泥土,打算把舜砸死埋在井里。可是令象没想到的是,当他到家正高兴地对母亲说要分哥哥的财产时,象却惊奇地看到舜灰头土脸的站在门口,吓得他目瞪口呆,而舜此时却显得好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这是怎么回事?原来是舜下井时用斧头在井边挖了一个洞穴,当土石落下来时,舜就躲进了洞穴里,等象走后,舜才巧妙地慢慢爬上来。这时候的象感到羞愧不已,并上前向哥哥道歉,承认自己错了,且有悔改之意,舜则显得很平静,微微一笑说:“我并不计较”。 后来我国古代著名思想家孟子在与人谈论这个故事时认为,舜的这种表现既不是伪善,也不是糊涂,只不过是对父母的孝顺和对弟弟的仁慈善良罢了。孟子说:“既然象已承认自己错了,又有悔改之意,舜怎能不高兴呢?这不叫伪善,叫宽宏大量啊!”〔6〕。千百年来,善良和孝顺一直是中华民族发展的宝贵财富。 再举一个在行善中尽孝的例子。曾参是孔子所教学生中最年轻的学生,据史料记载,他是一个极具善心又体贴入微的孝子。曾参牢记孔子对子由说过的话:“让父母衣食不缺,并不就算是个孝子,要不然,和养马养牛有什么不同呢?”所以,他不仅是在衣食上好好地侍奉父亲,并且在心理上、精神上常常使父亲获得满足。曾参的父亲曾晳喜欢接济穷人,行善的名声传遍周围千家万户,曾皙每听到人们称赞他“是个大好人”时,心里便感到十分高兴。平时曾参对父亲的善行都看在眼里,知道父亲以助人为乐,所以在父亲每次吃完仮后,曾参就要问父亲:“爹爹,今天没有吃完的剩饭剩菜您打算送给哪家?”曾晳每当听到儿子的请示便感到由衷的高兴,连忙说:“送给东村的王老奶奶吧!送给…”。即使有时没有剩仮剩菜,曾参也一定告诉父亲说还有,他就赶紧又做出一份送到父亲指定的人家〔6〕。心善的曾参就是这样在行善中尽孝,让老父亲得到发自内心的真正快乐。 这里还要提出的是《孔子家语卷二•致思第八》记载的一个善良人悔之晚矣的孝亲故事〔8〕:一次,孔子偕其弟子出行,见到一位身系白带手抱镰刀在道旁哭得十分悲伤的名叫丘吾子的人,孔子便下车上前关切地问他为什么哭得如此悲伤?丘吾子回答说他晚年才发现自己犯了三个过失:第一是年少时为了求学,周游诸侯列国,根本没有把关照亲人放在心上,;第二是为了自己的理想,再加上为君主效力,只是努力工作,没有很好地孝敬父母;第三是和朋友交情深厚,很少陪伴年老的父母,疏远了自己的亲人。丘吾子接着说,他现在回来本想好好地赡养老人,可双亲都不在了,致使他悲痛欲绝,决心即刻投水自尽,从此离别人世,到阴间去陪伴逝去的亲人。在此,孔子听后十分感动,他告诫随行的弟子们“要引以为戒”,深刻吸取“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教训。于是,后来辞别孔子而回家去赡养双亲的门徒就达十分之三之多。该故事告诫善良的人们,不要当失去时才去后悔,不要把“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留给一杯黄土,尽孝是不能等的。 “善”与”孝” 是相通的,善是为人之道,也是待人之道,人的善行最重要的是孝行。自古以来,人们把父母抚育子女、子女孝敬父母,看作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孔子曰:“人之行,茣大于孝” ,“夫孝,德之本也”。 父母是子女生命之源,是人生的启蒙老师,是抚育子女成人成才的恩人,也是天底下最疼爱自己的人。孝的本质是爱心和感恩,所以人世间首先最应报答的是父母的恩情。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亲身父母都不知孝敬,那他怎么可能去关爱其他人呢?又怎么可能做到热爱祖国、报效国家和人民呢?人们要认识到,不管时代如何变迁,行善和尽孝都是永远应该倡导的,因为这不仅仅是人的天性使然,也是我们与生俱来的责任。

       三、善良是做人的根本。 中国传统文化历来倡导崇德向善的传统美德〔7〕,例如,孔子曰:“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孟子曰:“君子莫大乎与人为善”, 他认为“善” 是以“仁义礼智”四德所表征的“人性”,人类与禽兽的主要区别是对“善”永恒的追求。《道德经•二十七章》言:“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荀子•礼论》言:“生,人之始也;死,人之终也。始终俱善,人道毕矣。”《周易》言:“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见善则迁,有过则改。”唐代颁布的官书《尚书正义》言:“修德而为善”,即要求人们加强修养自己的品德,真心向善,并认真践行。我国古时的一些蒙学书籍也非常重视对儿童的向善教育,例如《三字经》开篇就讲“人之初,性本善”,“ 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 千字文》言:“祸因恶积,福缘善庆”;《弟子规》言:“见人善,即思齐”等。传统文化倡导向善,就是教育人们要心中有爱。与人处事,讲究心存善意,乐善好施;与人交往,讲究与人为善,宽容体谅;与己要求,讲究独善其身,善心常驻。人的一生,不一定都很成功,也不一定都很辉煌,但人生必须善良,这是做人的基本准则。 “善”表现一个人对他人以及对外部世界的一种态度,向善可促进人的和谐发展,让我们尽情地享受人的善良带给人间的快乐和幸福,并体验生命的意义和世界的美好。我们要深刻地认识到,善待别人其实也是善待自己这个道理。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天,一位中年妇女突然见到自己家门口站着三位老人,便上前关切地问老人们是否饿了?诚心请老人们进屋吃点东西。这时,老人们却说他们不能一起进屋。中年妇女很不理解地反问他们“为什么?”其中的一位老人指着同伴说:“他叫成功,他叫财富,我叫善良。你现在进屋去好好跟家里人商量一下,看看需要我们当中哪一位?”中年妇女便立即进屋和家人认真的商量了一会儿,一致决定把善良老人请进来。于是,她出来对老人们说:“善良老人,请您到我家来做客吧!”善良老人愉快地接受了邀请,便动身向屋里走去,但同时另两位老人也跟着进来了。这时,中年妇女感到很奇怪,便问成功和财富两位老人为什么也跟着进来?这两位老人意味深长地回答说:“善良是我们的兄弟,兄长在,我们也必须在,因为哪里有善良,哪里就有成功和财富”〔9〕。 这个故事告诉人们,成功和财富总是伴随善良而来的,它给我们的启迪是:在当今社会,我们造福于他人,实际上也是造福于我们自己。这句话绝不只是因果报应,而是做人的根本。“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人心、人性皆以善为本。 善良不仅是一个人的个性,也是一个人的素养,善良品质是需要教育培养和修炼的。

        《吕氏春秋》有言:“性待渐于教训而后能为善。善,教训之所然也。”其意思是说,人的品性由于经常受到教训而后来才能为善,善良品性是教育培养的必然结果。“人之初,性本善”,然而,人性也会变坏,以孔孟为代表的儒家认为,人性变坏是由于受到外物的影响,这不是本性的表现,并提出了本性也要“养”的观点。孔子在《论语。阳货篇第十七》讲,人的本性原是相近的,后天的习染才使得人们之间的品性相差甚远了〔7〕。孟子曰:“苟得其养,无物不长;苟失其养,无物不消。”这意思是说,人性虽然本性善良,但如果不加以滋养,而是放任良心失去,那就会像用斧头天天去砍伐树木一样,即便是再茂密的森林也会被砍成光秃秃的。而且一旦良心失去,心灵失去把持,还会以为原本就不存在善良呢!〔3〕。孟子认为,人们的素质有时并不能完全符合仁义标准要求,必须要加强品德修养,以此恢复丧失了的本性之善,并提出了“寡欲说”和“养气说”〔3〕。他还在《孟子。尽心章句下》阐述了品德修养的几个阶段,即“可欲之谓善,有诸己之谓信,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3〕。该论述说明人的品德有无限提高的可能性,也指出人的善良品质是需要培养教育的。 我国著名作家杨绛在《走到人生边上》一书中说:“人有优良的品质,又有许多劣根性杂糅在一起。善恶杂糅,这就需要修炼。俗语说‘人在世上炼,刀在石上磨’、‘ 十磨九难出好人’”。孔子告诫人们:“自天子以至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 因此, 一个人只有不断地修炼自己,完善自己,才能善心常驻,成为一个有良心、讲孝道的人。这里要指出的是,人们修炼和受教育的目的是改进人性,使之朝着向善的正道上走,为此,继承崇德向善的优良传统,坚持开展向善教育是十分必要的,当前对“善”与“孝” 一方面要与时俱进地加以引导,另一方面应重视从小时候抓起、从小的事情抓起,让知善、学善、行善、扬善深入到每个人的心中。

        当前,由于我国经济运行模式的转型、社会结构的变动和社会形态的变迁,则极大地改变了人们原有的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在当代社会,因为物质利益原则、竞争法则以及人际关系的趋利化倾向和社会上的一些消极腐败现象等,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思想观念和价值观念,致使有些人价值取向扭曲、功利意识严重、善良本性缺失、道德观念淡薄。他们重物质利益,轻向善精神;重等价交换,轻爱心付出;重自我满足,轻关爱父母。在当今人们追求幸福生活而面临道德观念受到严峻挑战的情况下,有些人却忘记了做人的根本,这就需要大力倡导和弘扬向仁善、尽孝心的传统美德,通过扬“善”、“孝” 来书写人间大爱。前苏联著名作家高尔基说得好:“做一个善良的人,为人类去谋幸福”, 让我们坚持不懈地加强品德修养,坚守善心,践行善行,为国为民谋幸福,从而使自己达到更高的人生境界,实现自己更高的人生价值。

〔参考文献〕 〔1〕 许冲。说文解字表〔M〕//许慎。说文解字。北京:中华书局,1996:320 〔2〕 张宽政著。论人性,善恶并存,以善为主。〔M〕。北京:中国书籍出版社,2017:25 〔3〕 〔战国〕孟轲撰;张文修编著。孟子〔M〕。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1995:7─255 〔4〕 〔清〕王永彬著。围炉夜话〔M〕。北京:中国画报出版社,2003:21─260 〔5〕 张馨。尚书〔M〕。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03:3─11 〔6〕 何顺主编。三十六孝故事〔M〕。广州:广州出版社,2009:2─4;40─41 〔7〕 梦华主编。国学精粹〔M〕。北京:中国华侨出版社,2014:2─257 〔8〕 潘树仁导读译注。孔子家语〔M〕。北京:中信出版社,2014:69─70 〔9〕 杨建峰主编。学会宽心,懂得包容,活在当下〔M〕。汕头:汕头大学出版社,2013:268
 

    (编辑:双峰翠竹)
    免责声明:

    本网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等,均属公益,转载上述内容均需注明《中华孝德网》或原出处。 联系电话:0712-2856409  投稿邮箱:xg996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