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流年:夏之秋与他的抗战音乐

作者:慕清词 来源:原创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11日

       在中国抗战音乐史册的长卷里,人们可能更多地记得著名音乐家光未然先生作词,冼星海作典的的黄河大合唱,这首歌的大气磅礴铿锵动听的旋律,曾鼓舞了一批批抗战英雄走向战场。与黄河大合唱同时并且齐名的《歌八百壮士》也称得上当年抗战音乐的经典之作。人们唱着“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民族英雄谢团长。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守东战场……”这首沉雄豪迈、坚定激昂的名曲时,全国人民焕发出来的悲壮雄强的抗战精神一浪高过一浪,而创作这首气壮山河歌曲的音乐家名叫夏之秋,他是我国又一位著名的抗战音乐大师。
 
        在武汉用音乐鼓舞抗战
       夏之秋,生于1912年2月,原名夏汉兴,湖北孝感市孝南区闵集乡栗树湾人。幼年即苦学音乐,尤功于铜管乐器。1937年“七七”事变,日本帝国主义者发动了妄图灭亡全中国的侵略战争,在上海音乐之路上求学的夏之秋也安放不了他的音乐课桌了。“八一三”事变前夕,夏之秋随着逃难的人群乘船回到故乡武汉。这时武汉已成抗日救亡中心,群众性的抗日救亡运动风起云涌。广大专业和业余文艺工作者纷纷拿起文艺武器进行团结抗日的宣传。北平、天津、上海等地音乐工作者云集武汉。夏汉兴投入这一洪流,他参加了地下党领导的武汉市文化界抗敌工作团的成立大会,并被选为音乐组长。他在武汉长江两岸组织了两支专唱救亡歌曲的歌咏队,他还重建武汉合唱团,担任团长兼指挥。1937年11月,他在报上看到诗人光未然写的一组《抗日合唱》歌词,大受鼓舞,抑制不住同仇敌忾的激情,反复吟诵,立即把它写成群众歌曲。这就是他抗战初期的第一首杰作《最后胜利是我们的》。                          

                                
        第二首歌就是他的不朽杰作《歌八百壮士》。这首歌是歌颂“八一三”事变后淞沪会战中英雄团长谢晋元率领八百名战士孤军奋守闸北四行仓库的光辉事迹的。八百壮士在日军重重包围中孤军奋战,“四方都是炮火,四方都是豺狼”,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他们“宁愿死不投降”。女中学生杨惠敏舍生忘死、泅渡苏州河向守军送国旗。许多轰轰烈烈的事迹震动全国。12月的一天,诗人桂涛声把他写的《歌八百壮士》歌词送到排练场,请夏汉兴谱曲。夏一看,“中国不会亡”,太好了。歌词中洋溢的爱国热情与自己的心情如出一辙,形象鲜明、感情充沛。他说:“这歌词太棒了,我会很快地写出来的。”回家后,他连夜把歌词作了调整,谱起曲来。当时,浴血抗战、残酷屠杀、“抗战必亡论”等等,作为背景,一齐涌上他的心头,催动他心潮澎湃。于是气势磅礴的旋律“像是从心底自然地涌现出来”。全国人民满腔悲愤,“我力图用音符发出整个中华民族的呐喊。”几天后,女高音歌唱家周小燕首次独唱这首歌,由夏先生弹钢琴伴奏。“中国不会亡”的歌声第一次从武汉响起。它是预言,是呐喊,是号角,是对日寇亡我野心和我国某些人“亡国论”的有力批判。演出获得极大成功,当场观众多次要求“再来一个”。第二天,武汉《大公报》发表社论,认为“中国不会亡,提得好!祖国正处在危急存亡之秋,这一口号甚得人心,唱出了四万万同胞的心声!”“值此危急存亡之秋”,为了激励自己的救国决心,因此,夏汉兴从此改名夏之秋。这首歌当时就在《战歌》上发表,广泛传唱。1938年武汉合唱团准备出国前又改编成合唱曲。同年纪录电影片《八百壮士》及20世纪80年代台湾宽银幕故事片《八百壮士》都用此歌为主题歌。1939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了《歌八百壮士》歌集(收入的另二首是《最后胜利是我们的》和《女青年战歌》)。夏之秋领导的武汉合唱团当时被誉为武汉最优秀的歌咏团。他们四处演唱优秀抗日歌曲。尤其是7月间,在郭沫若同志支持下在汉口维多利亚纪念堂租得场地,募捐义演三天,轰动一时。《歌八百壮士》演出最后,听众自发地高呼“抗战到底”的口号,“中国不会亡……”的歌声与口号声响成一片,人们的爱国激情达到最高潮。
                          
        赴南洋为抗战引吭高歌
        武汉合唱团刚重建不久就能单独举行音乐会,宣传抗日,募捐救济武汉被炸难民,募捐支援前线。后来,他们决心把这一活动扩大到海外。8月着手准备自费前往南洋,9月成行。临行前,中共中央长江局的何伟同志带领合唱团的三位负责人去看望董必武同志,董老向他们重申了中国共产党坚决抗战到底的主张,还给他们提供了一些延安抗日军政大学的生活和学习的照片,要他们向海外的爱国华侨开展抗日宣传。那时候,日寇紧逼,武汉告急,机关团体纷纷疏散转移到大后方,而这群热血男女(大多数是大学毕业生,还有博士、硕士),却怀着“摩顶放踵以利天下”的豪情,义无反顾地踏上前途未卜的征途。他们由武汉经澳门到香港,这时自筹路费即将告罄。然而在一座会堂演唱抗战歌曲,顿时引起轰动。

 
       爱国华侨自动捐款把他们的食宿费用全包下来,有的还要子女跟随合唱团继续前进。后来到新加坡,获得爱国华侨领袖陈嘉庚的大力支持。合唱团在马来亚的巡回义演全由他领导的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主持。合唱团一行28人(周小燕去法国深造,人员调整,增加项堃组织的戏剧组)。他们通过演唱《义勇军进行曲》、《救亡进行曲》、《松花江上》以及《歌八百壮士》、《最后胜利是我们的》等抗战歌曲,包括夏之秋在途中创作的《卖花词》等;演出《放下你的鞭子》、《扬子江暴风雨》等抗战剧目;加上口头宣讲、照片展览等,向广大华侨宣传抗日。他们的足迹遍及新加坡、柔佛、马六甲、森美兰、吉隆坡、槟城、雪兰莪、霹雳、怡保等城乡各地,受到热烈欢迎。场场满座,经久不衰。每场结束前总要带领全场合唱抗日歌曲,台上台下融为一体,同仇敌忾,情绪高涨。他们的抗战合唱活动还受到华侨领袖陈嘉庚的会见,并给予极大的支持。当合唱团员们号召献金时,华侨们争先恐后,踊跃献款、认捐,不少人当场毫不犹豫地取下了自己珍爱的金戒指、金耳环、金项链、金手镯,热烈场面常使夏之秋等感动得热泪纵横。他们的南洋之行还推动了当地抗日歌咏活动的发展,影响深远。后来,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1940年合唱团结束海外演出。他们在南洋巡回演出一年零七个月,历尽艰辛,总共募得2000万元(国币)巨资。全部由筹赈总会汇回祖国,为抗战作出了巨大贡献。而团员们除了简单的食住行由筹赈会提供外,每人每天只领两角钱的零花钱。最后,筹赈会给他们每人500美元旅费回国。夏之秋把他的那份旅费和《歌八百壮士》在新加坡出版的稿费一并捐献祖国,自己只身拿着陈嘉庚写的介绍信搭便车绕道缅甸辗转回到重庆。
 
 
        立教坛为育材呕心沥血
        夏之]秋先生最著名的音乐成就除了他在抗战期间创作的大量抗战音乐以外,他还是一位著名的音乐教育大家,他一生为国家培养了大量音乐人才。
 
      夏之秋是我国第一代有突出贡献的铜管乐专家。他的学生遍布海内外,大都是各单位的业务骨干。如钱万耀、李立章、冀瑞铠等是管乐教授;陈嘉敏、张振武、杨杰、黄世明、车子昭等是一级演奏员。许多著名音乐家,如严良堃、杜鸣心、杨秉孙、章棣和等都曾得益于他的陶冶。他的女儿夏三多,上世纪80年代到美国深造,成为”小提琴上帝”海菲兹大师门下唯一的中国籍弟子。1989年又考取美国芝加哥交响乐团,成为该团第一个中国籍的小提琴手。香港回归前夕,夏三多在越洋电话里对母亲说:”您哪怕带着急救药也一定要去参加北京迎香港回归的庆祝会,聆听当年爸爸发自肺腑创作的《思乡曲》。完成爸爸未竟的遗愿:香港回归”  。
      1993年5月12日凌晨,夏之秋踏过了人生的风风雨雨,走完了他卓越的八十一个春秋。1993年6月5日(夏之秋逝世后55天),《歌八百壮士》一歌荣获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等评定的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著作奖,即被评为近百年来142首最佳音乐作品之一而载入音乐史册,这是对这位伟大音乐家最好的纪念。
 

    (编辑:双峰翠竹)
    免责声明:

    本网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等,均属公益,转载上述内容均需注明《中华孝德网》或原出处。 联系电话:0712-2856409  投稿邮箱:xg996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