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也爱道德经:国人教育最缺其中三个字|非常国学课

作者:杨鹏 来源:凤凰网国学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5日

【导语】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则国运兴,文化强则民族强。”6月30日上午,磬鸣数响,金声玉振,由凤凰网主办的大型文化公益项目“经典归来:非常国学进校园”在长沙青竹湖湘一外国语学校正式启动。

哈佛大学亚洲研究中心研究员、掌上国学院创始人杨鹏在现场开讲“如何重新认识老子”,从麻省理工、哈佛两所世界名校的教育观念与协作方式讲起,主要从科技创新、竞争协作和心理安全三个方面为解读国学寻找新的“立足点”。“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沖气以为和”,“生、沖、和”三个字正是应对科技创新、竞争协作和心理安全这三个问题的教育理念的解读,创生的力量由本土而来,支配着这个宇宙,它是以阴阳竞争的方式展开,最终它会自动选择。

“国学不是死板的东西,而是可以与现实、与世界结合,可以灵活运用的东西,我们的教育也应该从生的教育、沖的教育、和的教育三个方面去思考、去实践。”

 
 
 
自动播放

下文根据讲课实录整理而成,未经主讲人审定,凤凰网国学频道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哈佛大学亚洲研究中心研究员、掌上国学院创始人杨鹏在“经典归来:非常国学进校园”启动现场开讲《如何重新认识老子》。

麻省理工哈佛“取经” 三大立足点观测国学

作为一个整体,我希望把中国的国学放在西方体系中来对比研究,一方面看一下中国与世界普世价值相似的地方,另一方面看中国精神特别的一部分,我非常认同唐翼明先生的话,“文化可以嫁接,没有办法移植”,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有一个“双文化理论”,即一种传统文化哪怕在表象上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它里面的结构仍很难改变,它的背后会有一些“潜结构”继续延伸。我们的文明有点像“精神软件”,很难进行格式化处理,无法格式化,所以在文明交往中间会产生冲突,而能够嫁接的就是在人类体系内生存下去的一部分。

如何重新认识老子?我们去观测一个对象,首先要有一个视角、一个立场,如果你的观测点不一样,那你观测的对象特征也是不一样的,所以我把我的立场和观测点先做个讲解。我有三个观测点,用这三个观测点,我们会发现国学和老子不同的面貌。

第一个观测点是麻省理工大学,这里获过诺贝尔奖的人有91个人,当然统计系统不一样,维基百科上面是91个人获得过诺贝尔奖,所以这是一个标杆。麻省理工大学有个特点,不像我们有些大学,强调做事,它的格言是通过做项目来学习,要求学生去做项目,和学习结合起来,所以发明创造比较多,这也是他们学校的校训。

在这种经验上,通过帮助学生拥有创造力去做项目,他们启动了创新启动的一个计划,这个计划很有意思,就是大学二年级以后,几个学生组织起来一起去设计一个项目,项目设计好了以后,由老师们讨论,讨论后如果觉得项目设计方向非常好,那么未来两年这些学生的学习就重新调整,根据设计方向,重新安排和配备教育计划,学生在大学剩余两年的教育就按照这个计划进行。如果项目里面涉及到生物信息学,麻省理工大学这个专业不强,那麻省理工大学就跟哈佛大学商量,这个学生转到哈佛大学去读生物信息学,由麻省理工大学付学费。这就是MIT的initiative,可以跟学校的基金会合作来投资做这个项目。所以这些学生大学毕业的时候,就已经带着一个成熟的项目,可以启动公司创业了。

这是第一个观测国学的立足点,它强调通过创造来学习,同时学习也是为了创造,把学习和创造二者非常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我们现在看中外贸易的问题,芯片的问题,纠结到一起就是知识产权的问题,现在有着很多知识产权的矛盾。我们会学到很多知识,如果只是为了应付考试,那整个学业跟creating(创造)没关系,其实我们目前的高考教育、大学教育,就是训练copy(复制)能力,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学到的是一个标准答案。

第二个观测点是哈佛大学,如果按照维基百科的统计,哈佛大学得诺贝尔奖的人有151个,世界第一,按照校方自己的统计和维基百科的统计是不一样的,校方只是统计学校的诺贝尔奖,但是维基百科是只要在哈佛大学毕业的就都算进去了。哈佛大学是另一个标杆。哈佛大学的一个特征,就是狂热的喜欢体育,体育竞赛非常多,所以我在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体能方面我感觉压力很大。哈佛大学女孩在运动,她们的特征和我们这里女孩的感觉不一样,她们非常健美,是运动型的,是现代的健康美女。我作为一个中国人,站在中国文化的背景之下,我最受刺激的就是它的体育运动。我第一次参加划赛艇,就翻倒了,然后有个美女来救我,那种矫健让我感动,所以我回来以后,非常努力地运动。

哈佛大学历史上学生去参加橄榄球比赛的时候,要签生死状,就算是贵族学校,也是狂热地去拼搏,后来实在是社会舆论压力太大,不能让学生这么拼,就增加了防护措施,慢慢地变文明多了,但是即使跟我们比起来,他们那种强悍的体能、对运动的热爱、团队的竞争精神,也是非同小可的。但是这不仅仅是身体美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一种精神,尤其这种竞争型的体育运动,它能够让你产生竞争精神、合作精神。比如划赛艇,如果协调不好,船就会翻下去,团队谁要当老大都是不行的,因为没有老大,必须8个人非常紧密衔接,每个人都要协调。由于我们缺乏这样一种体育训练,所以我们在横向合作、自由平等的协作方面是非常弱的,我们通常一定要找一个老大,大家都听老大的,但他们不是这样。

哈佛大学第一突出的是体育竞技精神,第二是团队合作,这种协同精神我也是体会非常深。因为我在美国出版了《道德经》译著,而我的母语不是英语,我需要把《道德经》翻译出来,它是哲理诗,翻译会有些困难,所以我找了四位美国朋友来帮助我,而那种协作方式非常让人感动,他们就是想通过这种协作来了解和掌握中国的哲学。所以这个给我印象很深。

我刚才讲了两个立足点,一个是科技创新,一个是竞争和协作。前面讲的都是教育,所有的教育都是培养学生,让学生进入社会中以后有成就,能够贡献社会,学校教育就是为学生进入社会,让学生开始他的社会人生做准备的。那么我们会迎来一个什么样的历史阶段,我们的学生将会步入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在美国,这个新时代已经开始了,美国已经非常沸腾了,大家会知道这个新时代是什么意思,机器人时代到来了。智能机器人这种迅速的发展,对美国的生活方方面面有着深刻影响,这已在美国引起轩然大波,哈佛大学里轮番讨论机器人时代对人类文明的颠覆和挑战。

美国的无人驾驶汽车已经上市了,这个完全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为什么要讲这个?是为了说明我们步入了一个怎样的时代。我们的教育是训练copy能力,是可以重复的东西,这样训练出来的孩子,面对的对手是机器人,他不可能比机器人更快更好。现在美国的医生和律师都慌了,如果病人档案全部联网,面对任何一个病症,机器只要扫描一眼,几秒钟就诊断出来了。所以一个机器医生可以替换所有的医生,而且比医生准确得多。它的案例是建立在几百万病例基础之上,当然比你准。在美国买一个披萨大概12美元左右,他们根据披萨大师们烤披萨的数据做了一个烤披萨机器人,而且它的水平就是最优的披萨大师的水平,它不罢工,也不闹情绪。而我们中国教育训练出来的这种知识的劳动者在未来二三十年内可能全部会成为废物,这很可怕。 

第三个观测点,以上所说的巨大压力就考验着我们的健康心理、心理安全。社会频繁发生砍人事件,因为很多人缺乏心理安全,我们面临胁迫竞争,身处压力时代,不断刺激着人们心理病变,急剧爆发。

国学是国人的“精神软件” 如何回应时代挑战?

在这个背景中,怎么理解国学?国学就是有一批人,他们设计了一批“精神软件”,但是这些不会是他们自己编的,他们只是发现了一些规律,那到底是发现还是发明?如果是发现,这就意味着是发现的客观规律,或者是天地意志,我们必须去顺从,就像牛顿定律。但是Iphone手机就不是发现的,而是发明的。

现在给孔子,商鞅,老子,释迦摩尼这几个人排个序,我们不能给这些人编个程序来运行,每个人都有差异。孔子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但是他对于中国政治制度的构建意义,就没有商鞅重要,所以大家都有不同的软件,对应不同的问题,有不同的功能,所以现在这几位就是我们中国人拥有的精神软件,这个精神软件怎么回应创造性的挑战,竞争协作的挑战,还有心理安全的挑战? 

我对中国传统结构的概括,第一个是天,北京天坛有个神坛,是代表天帝。天往下面是天道,最后转化成社会制度、法跟理,所以法家的理是天道背景的。道家的东西更不用说了,它是转化为天道。其实楚文化里最重要的是天命,可惜这个没有发展起来。我们看看西方的文化,有摩西律法、罗马法,以及耶稣、苏格拉底等等,都在一个结构伦理里。所以为什么中国全球化以后,马上面临很多冲突,这种冲突不仅在于国家和国家之间。西方也讲德,但是跟孔子讲的德有些地方相近,有些地方是不同的。西方是以毕达哥拉斯为代表,现在我们中西方文化之间也有很大的冲突。毕达哥拉斯就是发现三角形的那个人,他年龄跟老子差不多,他们是同时代的人,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阻碍地进入中国了,我们现在的数字经济、算法,全是从他来的。基督教就是由耶稣进来,就跟我们中国的道家、佛家、儒家、法家等发生比较激烈的冲撞、融合。这可能就是今天中国的当代精神,你不能说现在中国已经没有基督教,现在我们官方都已经承认有四五千万的基督徒。但是这些人物都诞生在公元前五百年前,这是一个神秘的时代,突然诞生出了一批伟人,诞生出了一批人类精神软件的设计师,至今我们没有跳出他们设计的精神系统。不要以为我们有进化论,有新的精神世界,完全不是如此,自公元前五百年以后,人类基本上没有什么伟大的思想家了。这些人对人类的精神宝藏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我们现在说国学还有用吗?还有益于创造能力、协作能力以及健康心理的构建吗?哈佛大学商学院有一门“服务型领导力”的课,其中一位名叫Jim Heskett的教授经常讲《道德经》。我有一些企业家的朋友到哈佛商学院学习,花了很多钱,第一节课听的是《道德经》,第二节课也是《道德经》,他们就很郁闷,说为什么要跑到美国去学?但是哈佛教授讲的非常值得一听,立足点和观点是完全不同的。现在哈佛大学还在讲《道德经》,这是亚洲文化的特点,他们非常推崇老子和《道德经》。在美国,中国老子的哲学非常有名,著名摇滚乐队披头士乐队有过一首歌叫《The Inner Light》,是他们的代表作之一,其中歌词唱的就有《道德经》第四十七章的内容,所以这样的老子就有了大众意义。在这种时代背景下,《道德经》仍然被人学习和运用,因为《道德经》非常有创意、非常伟大,老子、庄子都是摆在世界文明当中的中国人非常有特色的东西。

现代社会,我们面对所谓巨大挑战,最后归结到创造力、竞争协作能力的挑战,当智能机器人全部进入经济、军事、社会生活以后,对世界上哪个国家冲击最大?对中国冲击最大。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的劳动力解放出来了,改变了我们的劳动生产链,但是现在进入了新的时期,就是机器人的生产成本低于人工劳动力。谁被替代的可能性最大?就是中国提供和输出的这些庞大的劳动力,会被机器人冲击。

我们看《道德经·四十二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这里面大家注意三个字——“生、冲、和”,我翻译一下,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我们不要纠结一二三是什么,宇宙万物是被创造性的力量所创生出来的,宇宙是无中生有出来的,天地万物都是这样,我们全部是被一个力量所创造出来的,这种观点放在人类史上叫“创世论”,其实人类很多宗教以不同方式表达同样的观念,《圣经》开篇论,首先是上帝创造了天地,然后上帝说要有水,要有光,这跟《道德经》讲的是一样的。天地原来是一片混沌、一片虚无,后面有一个力量把宇宙万物创造出来了。大家记住这个“生”字,这个字在《道德经》里面出现很多次,比如最后第五十五章,“益生曰祥”,所以当人的行为有助于生命的时候,就是吉祥的。什么是君子?君子不就是一生帮助别人的人吗?仁是什么,德是什么,不就是帮人吗?你要成为一个有益于生命的人,你就是一个君子,就是一个有德之人,也就是“益生曰祥”。

我们看日月星辰的诞生,人类的出生,这所有的东西都跟这个生字有关,包括地球的出现也是跟生字有关。“生”字真的有各方面的意思,有创造、有生命的意思,大家看到网上说在哪儿发现生命了,在哪发现生命系统,现在唯一的在地球之外,可能发现的有机分子的地方就只在这片土地,一个是火星上猜测发现了有机分子,水里面有一些疑似的有机物,这是在地球之外唯一发现的有生命可能的地方。但这还不是发现,只是猜测,是科学假想。我们现在处在生的环境中,而我们往往也会处在死的环境中,这种对生命的爱惜,遍布于孔子和老子的思想之中,都是对生命的感悟。当然,这种生也还影响到什么?结婚生子是人类一生中重要的事情之一,生不出孩子对于男人女人来说都是很苦恼的事情。生是最本质的东西,因为它融于这种创生之本。

老子像

再来看“沖”,这个“沖”是三点水的,是万物在互相竞争和对立,这种对立是持续不断的,我们也有分阴阳和正反的。我们这里有男人女人,这个是政府计划吗?是不是政府下达一个计划,你生男的,你生女的,今年生八千万个女孩,明年生八千万个男孩,是这样计划出来的吗?但是男女有没有巨大失衡?奇怪不奇怪?所以这个世界上可能是有一些规律在冥冥之中控制着我们。阴阳就是这么来的,整个生物系统都是这样,而且不会有太多失衡。人类挡不住背后的阴阳规律,只能遵从这个秩序,也不用去管它,阴阳一定是平衡的。但是在这个中间大家也发现,有阴阳、有冬夏,这都是一种平衡,是宇宙秩序,“沖”是一种冲撞、竞争的东西,是宇宙的本质。

再看“和”,一阴一阳是平衡的,“和”就是和谐,和谐社会是开放的公平。创生的力量,由本土而来,支配着这个宇宙,支配着世界,它是以阴阳竞争的方式展开的,而且如果没有这样一种阴阳竞争的话,这种创生出不来,但是不要担心竞争,不要担心会影响到世界平衡,它会自动选择。这就是所谓的“和”。

马王堆帛书

“生、沖、和”式教育何以带来大力量?

面对刚才所说的创造能力、协作能力以及健康心理,与之相对应的就是“生、沖、和”。在创造之中,竞争之中,我们才有平衡的心理、健康的心理,所以这就是“生、沖、和”,所以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老子早就看到了这么一种规律和秩序,并且描述出来了,只不过我们许多许多人,我们并没有理解,也并没有照着去做。

我们的学校里面开展“生”的教育了吗?这种生的教育是方方面面的,首先是对生命的关爱和关注,还有对生的培育,如果用生去衡量,人的精神当中的生,你写过一首诗、画过一幅画、创造过一个新的产品吗?如果没有,那就是教育的失败。

第二是“冲”的教育,要让孩子们知道竞争的本质,大学里面有没有把训练冲的重要能力提到很高的程度?我们会发现,这么多教育哲学放在这儿没有用。

第三是“和”的教育,首先在创造中、在竞争中,你的地位都是在不断变化,当一个人适应了外界,就会有一种“和”的精神,我们认真去履行,这就是“和”的教育,它背后是积极竞争,并承受竞争的成功与失败,而且最后它是以一种公平之心去面对这种竞争。 

当我们强调《道德经》的时候,当我们强调“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时候,我们怎样没有想到,教育的目的就是让孩子“生”呢?是让人具有创生能力呢?就是帮助朋友成就自己呢?连孔子都说“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今天的社会就是这样,你要训练他这种能力,从哪训练最好?从体育训练最好,从各种学校举办的各种训练最好。所以这样一看,麻烦了,我们学校里没有这样“生、冲、和”的教育,当我们把孩子推向社会,他面对的是什么?他面对的是受过“生、冲、和”教育与训练的人,那我们的创造力如果比别人更差,怎么办?他也面对智能机器人,因为它们是被造物,是通过人所创造出来的产物,所以人能够保持对他们的优势就是创造力。而我们的教育,如果做得不好,只是为了考试成绩好,训练记忆能力,结果把你训练成了很不错的“小机器人”,当你碰到真的机器人的时候,你不如它。所以我们如何重新认识老子,要换一个角度,“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们换到人类的高度来认识老子,你会发现老子真的非常宝贵,我们确实没有用好中国人的精神软件。所以这些东西,足以让我们对国学、对《道德经》,要有新的眼光和视角,要在这种背景中来发现新的东西,因为过去百年都是对中华文化的一种摧毁,现在突然对着外面一看,这三大压力全来了,我们的能力怎么跟不上了呢?跟不上的重要原因,一是我们没有学好人家,二是我们自身的东西也没有学好。如果我们早早按照《道德经·四十二章》,不说多了,就按照“生、冲、和”来安排教育,就会非常强大了。如果每个人都必须去创造,必须学会竞争,学会在竞争中合作,都要学会承受失败和成功,会给中国带来多大的力量?

今天讲国学,我们可以跟现实结合、跟世界结合,它不是死板板的东西,而是在现实生活中去灵活运用的东西,而且放在世界眼光看,是非常具有现代性的、非常有价值的。

    (编辑:双峰翠竹)
    免责声明:

    本网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等,均属公益,转载上述内容均需注明《中华孝德网》或原出处。 联系电话:0712-2856409  投稿邮箱:xg9961@163.com